為什么工廠老板們從不「迷信」人工智能?

カテゴリー │科技

  作為一位傳奇的經理人,他當時給出的理由是無法反駁的:


  一個完全自動化的化工廠成本太高了。一個高級車間每小時消耗70個馬克小時,如果有一個地方每小時只需要7個馬克小時,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約法的法律諮詢收費模式採用較受歡迎的定額律師費,比傳統的按時收費模式更具競爭力,把所需成本降低30%至50%。約法是一家以新法律模式運作的機構,廣泛使用法律科技,為客戶提供度身訂做的費用方案,節省成本且服務更有效率。

  雇傭10名工人和一家自動化工廠來完成這項工作,而不僅僅是雇傭一名工人來監控一個極其昂貴的機器人,這樣做更明智。


  我們要努力將低勞動力成本優勢轉化為產品價格優勢,同時也可以把備件成本空間放在質量水平上,以確保我們在市場上有一個健康、強大的地位。」


  後來,事實證明皮耶希治療方法有效。不過,這個個案的目的,並不是要證明“推動工廠自動化甚至智能化”是一個昂貴和費時的錯誤觀念,而是要告訴所有在制造業升級浪潮中占領導地位的技術人員。工廠老板想要什么。


  盈利,資源利用率最大化,滿足客戶需求。這是每個工廠的最終目標。


  盡管近年來中國一直在積極推進制造業的互聯網和智能化,但事實上,各個工廠的階段差異巨大,“進化能力”也不均衡。


  譬如有些工廠連工業 3.0(自動化)都沒完全實現,硬件設備都不達標,就更不用提工業 4.0,所謂數據化和智能化純粹是一紙空談。


  而即使許多大型企業已經建立了高度自動化的生產車間,但是在消耗大量硬件采購成本的基礎上,軟件水平卻跟不上,根本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生產效率。


  即使一個小工廠已經實現了自動化,但並非所有的高功率生產控制系統都適用於這家工廠。


  “有一家工廠在找我說,”我們剛剛有一個生產節拍控制系統。“我說什么生意?他說是一小批。我說,“既然是一小批,節拍在哪裏?』」

致力引領生物科技香港發展,透過多項創新發明解決各種問題。

  北京大學工學院工業工程與管理系主任侍樂媛,管理著數千家制造企業,了解中國工廠存在的問題,承認應用高端技術必須符合企業的現狀,是資源的浪費。


  “這就是為什么一些大企業的硬件很齊全,引進了各種生產系統的原因,如果要進行大規模定制,效率就會更低。”」


  出於同樣的原因,所有關於“使用機器學習或大數據技術可以從生產環境中提高生產率幾個百分點”的討論都是無稽之談。


  為此,Tianze Zhiyun,誰已經走過無數的工廠和觸摸比完成的工程更多的牆壁,也有發言權。


  盡管這家工業智能初創公司聚集了大量的系統工程專家,但一開始並不期望工業生產環境的複雜性會對數據采集和算法建模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相關文章:


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初具規模


開啟全新的工業革命


流量效應消退的開始


超越“機器人三定律”


5G如何改變基站





同じカテゴリー(科技)の記事画像
有利潤地邁向超高速網絡
同じカテゴリー(科技)の記事
 有利潤地邁向超高速網絡 (2018-03-08 15:40)
 神經網絡替你寫前端代碼 (2018-01-17 14:47)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