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純真被扭曲永遠也無法綻放

カテゴリー │California Fitness 教練



我感覺到了體內另一個靈魂的真切,或許隱匿了太久,等待爆發,有太多的人說我拿得起放不下,所以總讓自己太過疲倦,這是天性——太老沉,太複雜,又太簡單,我總瘋狂地執著在一件事中,直到傷得體無完膚,哪怕終至失敗!我從不輕言失敗,我以一種近乎殘忍的意念左右我身邊的一切,包括生活,包括從此以後的命運,包括我的追求,我的理想,我的夢!

我曾以為我自己很渺小,後來我發現,渺小的並不僅僅是我,那一切不都是如此嗎?

我總看到自己不斷在尋找,然後搖頭,歎息,然後微笑,繼續尋找,夕陽下最美麗的不是那些流香的花朵,不是那些碎金的荷塘,不是那些風姿綽約的亭,不是那些甜言蜜語和山盟,而是我沉重,蹣跚,積滿灰塵的腳步啊!這些腳步一直在我的同一個夢中記起,同樣的節奏,同樣的疲憊,同樣的我如八月的飛花!

夢總那麼短暫,那麼易逝,那麼絕望!我以為夢醒後一切都會改變,但是我只看到自己更脆弱,更如一架殘虹,破敗無聲,其實很早以前,生命就該結束的,應為一顆早已厭倦的心!那時很普通的一種絕望——不願再追求,不願再感動,不願再有情感!可是那種情感終而將我戰勝,我以為這是重生,卻又發現,我在這塵世從未生過,那只是一具不屬於我的軀體!

不覺中記起一陣花香,那麼濃烈,把握帶進一貫外窒息的世界,我掙扎,卻更無助,而陷更深,一直下沉,永無終止,這時的我只希望生出天使的翼,能夠逃離那淡淡的天,淡淡的憂鬱,可以自在地飛翔,可以去尋找我前世或來生最為動人的故事,可以在浮雲間找到,我曾心往的那些美麗,但,我不知道輪回可以帶來什麼,也許只是遺忘,也許只是一首沒有唱完的歌,當最後的音符隨落紅凋零,那枝頭僅存的怕只有一段陌生的殘香罷了!

其實我不該奢求太多,欲望只會將我吞噬,我也不該沮喪太多,顧慮太多,浪費太多,隱藏太多,癡迷太多!我想不到待我老後,我能從記憶中搜尋出什麼彌足珍貴的東西來, 或許有幾張笑靨夾在花葉中去早已模糊了容顏,或許有些小橋流水,有些鳥鳴,有些歡笑,或許還有架青鳶有些喧鬧,有些真誠的問候,更或許是些懊悔,是些傷悲,是些對生命的消極與頹廢!可是,一切都已成為過去!

老去的我在樹影班駁下仰面而臥,已沒有了牽掛負擔,老去的我會孤單,會寂寞,會透徹生活,得與失,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一切都消隱了意義,執著只是淡泊而已!我想我會老,然後也淡泊,也消隱,生命不正是如此麼?強求太多只會,直到毀滅!

我很徒勞地做著一件我離不能勝的事,這只是徒增煩惱吧!

那年的夏天也有這麼一場雨的,瀟灑自在,而我也如現在一樣,仿佛斷翅的,渴望天空的鳥,那麼絕望地等待!雨聲不斷模糊,我只看得見簷頭滴落的水珠,濺起的只是些漫不經心而已!我一直以為那樣的一場雨是我最後一次呻吟,然而我終於還是錯了,我錯把一瞬當作了永生!其實,永生是我所無法企及的,所有的未來都隱藏於那濃黑,無知無窮盡的黑暗之中的,擅入的人只會迷失,永遠失去光明!

如今,那場雨早已隨著我的淚消失無影了,而這場雨是那未盡的輪回嗎?再一次將我撕裂,將我送至時空斷裂的那一個端殿,將我置於一種被人遺忘的夾縫之中,輾轉至憔悴!將我掩埋,那些如洪水般的思想夾雜著泥沙衝擊著我性靈中最為柔軟的地方!

這些雨的精靈,精靈,但是無法借我一雙自在的翅膀飛翔!

我又開始聽雨,偏執,敏感,容易受傷,依然固守著一個夢,一個很遙遠,很朦朧,很缺少真實的夢!雨中,沒有指責,沒有讚揚,沒有不快!我不用擔心有誰的忽略使我傷心!聽雨的心情中多了一種淡然,淡然中又上更多的執著,更多的希望,呵,全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