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相思断肠人

カテゴリー │Dream beauty pro




愛綿綿,情纏纏,愁緒思裏生,心語暗中藏,低眉淺笑顏色淡,恩愛萬般羞海棠。思緒流轉巫山雨,斑竹滴淚訴衷腸,更深漏盡,梨花帶雨皆嬌含。

夢裏相逢緣遲遲,折花恨晚歎絲絲,試問君郎,落花癡心隨流水,歸舟可敢載嬌娘?

窺窗寒月掛桅欄,閨影孤燈相映殘,秦時明月商時雨,人面桃花已滄桑。守望明月灑清輝,慘照三更寒愈寒,冷淚浸濕紅棉枕,回眸離人恨恍然。情哪堪,西樓鎖盡憂傷。

酣困憔悴嬌嬌眼,欲開還難閉,情傷忍數度,又被黃鶯呼起。路迢水長,關河冷落,夢隨西風,尋郎去處。

最是無情東流水,一去不回頭,相逢盼穿桃花潭,對望回眸淚己幹。廝磨耳鬢萬千言,猶昨日,依依訴衷腸,近在耳旁。

情為何物?生死相許,是誰能說圓方!

情似江河水,一泄攔不住,愁墜寒階傷心碧,醉裏扶欄顧。霧散千山綠,花紅溪湛藍,茫茫人海情何在,愛到濃時更孤單。但見水天鷗鷺飛,歸帆影裏站情郎,春風吹雨柳如煙,眉梢喜蕩漾,撫過川草幽澗處,成雙蝴蝶,驚起無數。



繁花,默默吐蕾

カテゴリー



遠方,是誰在淺吟低唱?是誰的思念散發著淡淡的氣息,撞擊著我的心房?孤寂的夜裏,幽夢百轉千回,惦念著,你能再為我添置一件夢的衣裳!阡陌漫漫,柳如煙,風兒輕輕搖響窗前那串紫色的風鈴,情思縈繞,請給我一件夢的衣裳,在我的快樂的日子裏,能夠康泰導遊作為對你永久的紀念,把你給我的所有的愛,幻化成醉人的文字,成為我一生的記憶。

春風,輕輕敲開了花兒的心門,關上冰冷冬天的窗。繁花,默默吐蕾,像含羞的少女半面遮香。我為你種下的那顆相思的花,也在含苞待放,葉伴著蓓蕾,靜靜地站立在春風裏,一絲絲的思念,彌漫了誘人的春色,長長的想念,幻化成了我手中的素簽,被吟成了清瘦俊秀的詩行。

掬一捧嬌花香雨,譜下一曲美文詩詞,那盈盈的詞句,是衣裳的康泰導遊蕾絲,就像滿紙的情話,在最深的紅塵裏與你,共享縷縷溫馨的柔情。千裏以外的你,可感受到了柔情的漪眷?就像片片的飛花,迎入風的懷抱,柔化成為深深小巷裏的那把碎花傘,溫情裏,忘卻了煙花憔悴的摸樣。

我用我文字裏那眉間的呢喃,越過你的窗臺,拂過你俊美的面頰,那是我的小手,在撫慰你曾經的滄桑,飄渺煙雲,倩影翩然,見你在寂寞的窗欞下,以一盞小燈,一杯清茶,赴於案前,用心的去為我編織著康泰導遊那件夢的衣裳。



淚眼問花花不語

カテゴリー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


一陣鐘聲,把我從回憶遷回到現實,可是回憶遺留下來的思念,卻讓人無處可逃,把我逼退到憂傷的角落,默默地舔舐著那些無言的傷口。任憑那些回憶落過胸口,一些人,一些事,模糊了又清晰,一點一滴凝聚在腦海中,慢慢重疊;試問?要有多堅強,才能逃出思念遺留的憂傷。我也知道,在感情的世界裏沒有誰對誰錯,我也沒有權利和資格去評判一個人的過錯,我只能說我們只是輸給了時間和距離……

在每個夜深色黑的深夜,微依獨坐一簾秋風伴枯薄的景色模糊的映入眼簾。夜來多思緒,思緒又亂了心情,將心情放在微涼的指尖。回憶是一段情感的盤旋暗香,被她潮濕的卻是難以忘卻的情懷。燈光下,影遙望,依舊且思且時夢。冷眼望圓缺,相思不禁又被我撒了一地。

煙雲寄,無言語,夜夜盼汝歸,淚眼問花花不語,究是無歸期!歲月滄,風回思處依舊兩茫茫,載不動的千日相思,把這段情涼了,黯然了思緒,一場場的落花秋事也涼了心。尋尋覓覓朝朝暮暮,來世再憐取,定,不離不棄你。

守住這份寂寞,凝眸這份相思,歲月的傷,蒙上瞭望你的眼。伴枕多少夢落在了情盡花盡時,這場紛擾隔成了一紙難訴的痛,這場難於相望的錯,斷腸茫茫。有誰知道夢裏飄花落無次,都是心酸的記憶泛著淒涼的氣味。獨捧著依稀孤單,徘徊在思念的情遊裏。心,癡癡地記著一縷溫情,飄過了四季的倦怠,疲憊的追逐你轉過身的影子。



當駐足回望之時

カテゴリー │醫療咭

人生仿佛是一場不停播放的電影,我隨著你走了很多路,當停留在那一刻,竟不知道是幸福還是無奈。我不停的走下去,或許直到蒼老的那一刻,勸自己Pretty Renew 美容院靜下心來,不要去想太多,我總在不安的夜看到那個遠方,也許那是我從無法到達的地方,那又怎樣,我記得當初的自己就已足夠,往事如風,散了,心中還是會留下痕跡,原來我不想面對的遠方,總是近在咫尺,於是,我像個瘋子開始了漫長的流浪!

人世間起起落落,當駐足回望之時,原來我們皆在天涯,時間請等等我,襯年輕讓我把這個故事寫完吧,我怕有一天會全部遺忘,忘了自己,也忘了到底為什麼來到這煙火人間!

夢裏夢到你舞劍,我撫琴,醒來,只是紅塵虛幻夢一場。讓心在塵世的寒風中掙扎,戀戀紅塵,到最後沉默代替了所有回答,花開花落一瞬間,歲月帶不走心裏的傷,浪跡天涯,不願再回故里,讓往事迷離雙眼。看不穿人心,也看不透這世間多少的無奈,紅顏刹那蒼老,你笑著說,我寫的故事重複了所有未知的結局,我含笑送別昨日的你,此生孤獨,誰又瞭解生離死別的滋味!



有的人一生都未曾蒼老過,而有的人瞬間就蒼老了,假如人生可以宿醉一場,是否醒來後,一切就能回到如初?人約夕陽黃昏後,守著寂寞仿佛連笑也已沒有了內容,原來所謂的江湖只是身不由已。風起雲湧,又見一簾幽夢,指間年輪變換,閉上眼睛,紅塵往事勾起回憶無數,寧願靜默,守望著燦爛的孤獨。

於時間而言,我們也只是在做一場漫長的旅行吧,其間的人和事都將成為逝去的風景,忽然想起了千裏之外的你,所有的期待和等待都將致青春的花火,曾在陌路遇見你,曾拿所有的時間思念你,最後的最後,我們背道而馳。感慨,人世易分,再也無法看到那個玲瓏少年,臨水而立,笑容像一道陽光照亮了醫療咭我陰霾的天空。於是,落筆的那刻忽然憂傷起來,時光一去不復返,當初的當初是誰說著,決不辜負,今夕何夕,黃昏送君背影寂寞,與時間不遇,和諾言再見。

穿過陌生的人海,對於一切變得麻木,恨的、怨的都成為心中的一道傷難以癒合,寧願永不歸來,讓自己去流浪。有些人說著再見,卻終是想見,有的人天天見面卻如同冤家,我做了一場豪華的夢,夢見了你我的前世今生,這一天清晨,我上班遲到,只為追憶著你前世的輪廓。風輕輕,雲淡淡,離歌漫卷起塵埃無數,初心終是蒙了灰,被時光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