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歲月撫摸過的痕跡無法磨滅

カテゴリー │往事如煙



春日的懷化,天氣變幻莫測,抑或太陽,抑或陰雨連綿。
是午後的時光,雨剛下過,還沒來得及消散的霧氣,把城市的景色渲染得如同水墨般清雅淡然。趴在陽臺上看社區裏那些蔥郁的景,濕濕的景觀園裏,曾經大片大片絢麗多姿的花朵,如今紛紛一朵一朵,凋零,樹木因沾了雨水,格外乾淨,細細的枝條上,開滿了卓悅脆生生,綠油油的葉子;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說著只有它們才懂的情話,清靜的小路上,有三兩慢行的人。
這樣靜態的唯美,這樣清閒的午後,窗前輕扣茶盞,靜心凝望藍天白雲,空氣裏有濕濕的清涼,耳邊無半點喧囂,只有淡淡的茶香縈繞在心口,恍若夢境,一些思緒,在這清涼的風裏把想念煙雨,刹那泛上心頭,我想著,我的家鄉,那樣一個山清水秀的小城;我想著,我的親人,那些我愛的愛我的人們,莫名,有一種淡淡的惆悵,在心裏,洇染開來。或許,在我這樣的年齡,無論你是否活得精彩,都無法除去被歲月撫摸過的痕跡和疼痛,但正是這樣一種有痛有癢有快樂相伴的日子,才更能讓人感覺到生活的醇厚和富足。

一段時間以來,心是倦倦的,人是懶懶的,似乎,已經開始頹廢。

來懷化也有些日子了,除了安靜的在家裏看書、敲字,聽聽音樂,享受咖啡亦或茶的清香,偶爾上街逛逛,與外界似乎沒有了關係,在這個熟悉的陌生城市裏,除了樹,我沒有朋友,認識的人也不多,我甚至不知道哪條街怎麼走,什麼地方熱鬧,因為聽不懂湖南方言,所以不喜歡串門,不聊天,也沒有心情結交新的朋友,有時候,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嗎,或者想幹嗎,社區裏有很多聚堆家長里短聊天的女人,卻是個不喜歡紮堆取樂的女子,也有很卓悅多打牌的場子,很熱鬧,因為不會,也不喜歡,所以從來不會去關注,會在晚上跟著社區裏跳廣場舞的隊伍跳上幾曲,也是有一天沒一天,堅持不下來。天氣晴好的時候,喜歡一個人,坐在社區的綠地上,靜靜地看著一些花開,一些花落,靜靜地對著太陽,想一些人,一些事,春風吹過來,伴著一陣陣花香一陣陣涼,會雙手抱緊雙肩,自己溫暖自己,會用力吮吸春天的味道,如此,能感覺到最溫軟的悠閒和最真實的靜,會覺得,能這樣靜靜地發發呆,享享閑,亦是一種美好。
靜下來的日子,心亦是靜靜的閑著,守著一方自我圍蘺耕種的土地,我在傾聽節奏慢下來之後,生活裏的天簌之音,說確切點,我在享受寂寞,是的,是享受。我覺得,寂寞沒什麼不好,對於我來說,這樣的寂靜,真實得可聽見自己的心跳和脆弱,能讓我看清自己,也看清人世,不經意間便會滋長出讓心靈柔軟的花朵來,這些柔軟,讓我體味到另一種意義上的快樂,即浮華世界裏那種難得一見的的清淡歡愉,雖無浮光掠影,亦無須刻意堅強,刻意回避什麼,瑣碎的日子裏,放任自己柔軟脆弱的個性,只做柴米油鹽醬醋茶裏的尋常女子,為著我的一日三餐,為著我的文字,為著我簡單的幸福,樂此不疲。日子如此平穩,又是如此恬淡。
我一直都相信,人的性格是與生俱來的,我一直是個喜靜的女子,我不出眾,亦不出色,渾身上下示與人的,都是一個平凡的人,我崇尚簡單、順其自然的生活,不喜歡紛爭,沒有同人家一比高低的欲望,對生活的要求並不是太高,一個家,一缽米,一瓢飲,現世安穩著,便是無限好了。
我始終以為,人世一遭,紅塵萬丈,守不住的,終究是身外之物,是你的痛,無人能擔,好好著,擔待著,這樣就好,塵世喧囂,浮華終會是空。
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在問自己:我到底需要什麼?是簡單的充實嗎?我清楚地知道,我不需要什麼,至於需要什麼,一直沒有答案。要的多,總有實現不了的時候,也不能說無欲無求,是人,終歸是有卓悅思想有需求的,大是,小亦是。於是,很多的時候,我都在尋找一種適合我的生活方式,我發現,工作之餘,用旅遊的疲憊獲取身心的愉悅,用愉悅的文字換來心靈的寧靜,是如此美好的事情,當我在麗江的小橋流水旁凝神聆聽,在鳳凰的茶座看夕陽西下,在西藏的藍天下伸展雙臂時,心靈,有一種回歸自然的暢快,世間的好,心裏的煩雜,紅塵的累,都落在這山水間了。而有文字相陪的夜晚,一盞茶,一杯咖啡,細細地,寫寫日子,讓心靈在字裏行間裏放飛,即使寂寞也變得有意義,即使形單影隻也會倍感充實,能在讀書的時光中感悟與收穫,在寫字的時候體會寧靜與坦然,物我兩忘,於我,實在是一種享受。
我不知道,在外人看來,這是否屬於虛度光陰,我只想活在自己的美好裏,做一個善解人意的小女人,我以為,一次行走、一冊書卷、一行行文字伴一盞香茗,若還有三兩知己,足以消蝕塵世間的煩惱和功名利祿,人生至此,亦是幸福的,這樣的生活狀態,我喜歡,淡淡然,卻會有絢麗多姿的色彩和豐富的內涵。

無論快樂與否,無論春來、夏盡、秋去,冬至,活著,每一天,都值得去細細品啜。